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暖我先知

赤条条来人间——小哭, 光脱脱赴九泉——大笑

 
 
 

日志

 
 

^*)_(*^ 似莲花玲儿清新脱俗(74)  

2008-01-07 20:3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_(*^ 似莲花玲儿清新脱俗(74)

  当今网上大红人“芙蓉姐姐”风行一时,我看了她的图片,视频和她的文词,觉得比想像中差了一大载,她也和“木子美”一样,是一些“大网虫”和新闻媒介的大肆渲染才得已扬名的。在我的心目中,只能算是过路云烟吧。 

  近日来,在《基地城市》日暮途穷的时候,看着一些挚友渐渐远离的背影,就是铁打的汉子,也会悄悄地落下伤心的泪花。这也许昭示着“兔死狐悲”的日子就要来临。一次,“@开心乐园”就曾对我戏言说:“老鸭子,你会不会这次将你的网友写完以后,就从此告别基地了。” 我说:“非也,我要奋战在这里,要与阵地共存亡。” 

  不过,在我“一息尚存”的少许日子里,我仿佛又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也结识了一些新朋友们,其中一个被一些网友们称着为“美女姐姐”的“ l.x.j.ww ”女士,也进入了我的好友序列之中。不过,我将她划入“儿氏辈”之中,因为我认识基地好多“儿”,如“岚儿”|“雪儿”|“可儿来了”、“风儿来了”、“真儿2008”、“**铃儿** ”等等,现在她的一个中文名 “∮玲へ儿∮”又充实了我的朋友阵营。 

  我曾经对朋友们交待过,我的朋友们一般很少有拚音和数字的网友,并不是我瞧不起这些真才实学的人,而是我年岁已大。其一:拚音我是忘得一干二净;其二:字母我一看就会眼花缭乱;其三:英语对我来言更是一窍不通。至今,只会念2句“OK”和“毛主席万岁”。所以我指的这“三种人”在我的好友中是微乎其微的,能和“l.x.j.ww ”结为朋友,是她的人品,谦和,典雅的因素,才促成了我们类似大革命时期的“国共合作”。 

  书写“l.x.j.ww”的二三事,不需要兜圈子,就可以直奔主题:不过,我还是叫她“∮玲へ儿∮”更方便一些。

    一是我和她:是一次和她,“黄色甲壳虫”朋友们打“BSB”相遇,当时我是庄家,她的牌技娴熟,打得我是灰头土面,最后是双扣我“屁股”。记得那次是隆冬腊月,天寒地冻,她送我上了“三楼”,喝了许多西北风,害得我是喷嚏不止。幸好,“黄色甲壳虫”扔给我一粒“速效感冒胶丸”,才使我没打上点滴,这一次我是大伤元气,输了我几十万,由于金额不够,我被踢了出来。

  为此,我对她耿耿于怀,心里在盘算着,哪次有机会,我要在论坛上好好策她一次,将她描绘成一个最丑陋的女人,让基地的帅哥们不和她玩......正当我在得意洋洋的自我安慰时。忽然,见她发来一条信息提示着我:“已转50万,请再连”。当时,令我难以置信是,但我重连后,确认到她送得比我输得还多时。一肚子怨气顿时烟消云散了。由此,改变了我对她的看法,我认定她为人不坏,而是一个“真”! 

  二是我和她:在论坛对她才有了重新的认识,她发表的2005新年随笔:“你的人生过得有意义吗?”(征文)。看了之后,我是非常尴尬,恨不得钻进地洞。文中可看到,她的经历几乎与我同步,她以前学的是电子专业,在一家大工厂的研究所工作,这对一个姑娘来讲,是一个安身之 地,后来她通过自学,拿了一个函大毕业证书,本来可以大显身手。但随着改革浪潮来临之际,她毅然弃工经商,当时,厂长和劳资科不忍放她离职,而她是看准了形势,告别了她的7年工厂生涯;却又在商海中几经拚搏,从而又使她获得了成功。这令我汗颜的是:虽然自已也有2个函大文凭,却始终徘徊在“政工”的圈子里,抱着小富即安的心态在挣扎着,事实证明,我是一个失败的男子汉 。不得不佩服她的这一种“善”举!(善于顺应潮流) 

  三是我和她:同时做过“光荣军属”,基于这一个共同点,我们讲话就比较投机。所不同的是,我儿子是在地处腾格尔沙漠的宁夏回族自治区的中卫当了2年文艺兵(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1集团军工兵团);而她的先生则是某空军飞行学院司令部一名通信工程师,她们的罗曼史非常浪漫而富有情调,生活就象她在论坛发的帖子“当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也仍然是彼此手中宝”里写的一样幸福美满。我们都品尝过亲人分离的痛苦,也体验到军属的“八一”情趣。她的贴图处女作“有种美叫作壮美,有种感动叫震撼!”,再现了当代军人在抗洪救灾中的精神风貌,受到了朋友们的一致好评.这也应验了那一句“当兵你可能会后悔一时,不当兵你会后悔一辈子。”这也是她赞扬了军中男子汉的一种壮“美”!

  朋友们:这湘潭不但是伟人的故乡,而且盛产的“湘莲”是驰名中外的,昨天我与“∮玲へ儿∮”打牌时,我就说要策她一下.她平静的对我说:“鸭哥,你笔下的美女好多,我是一个丑女,现在上街逛超市还要带一副墨镜,如果你再让我出相,我可在基地无地自容了,你千万别让我雪上加霜哟。”看着她这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安慰她说:“诸葛亮的妻子黄氏也长得好丑陋,但她的才能却在先生之上的......莲子心虽然清苦,但它可清热解署;对莲花的美,如果我敢玷污,那我就会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 

  虽然,我始终没能撩开她的“庐山真面貌”,至今也没能听到她的声音,我揣测,我思索,但我敢断定:“真人不露相”。目前,只是我这鸭掌尚不够火候,等到我有有了九成功力时,到时我再用“降鸭十八掌”拂去她的面纱,看到她到底“丑”到什么程度,相信不会等很久的。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