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暖我先知

赤条条来人间——小哭, 光脱脱赴九泉——大笑

 
 
 

日志

 
 

^*)_(*^ 遥望江夏女徒可人儿 (61)  

2007-08-28 20:04: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_(*^ 遥望江夏女徒可人儿 (61)

  

  早不久的一天下午,一阵秋雨过后,工地略显丝丝凉意。这时,我躺在一个民工的床上,正在阅读由湖南电视台热播的红色青春偶像剧“恰同学少年”而改编的的长篇小说。突然,我的手机接到陌生人号码的一条信息:“师傅在干吗,我在武汉做事了?”我还没看完,嘟嘟,又是一条发来,再一看是:“我是可人儿,手机号子已换,你还好吗?……”

  说到说儿,也许一些老朋友们会对我提出质疑:“你这个老鸭子,以前是从不收徒的,怎么一下子就窜出了一个江夏(武汉的古称)女徒儿来了,这不是天方夜谈吗?”

  答日:其实,我这人为人处世,一般不会自食其言的,虽然在90年代初,曾有过担任二年中专职校副校长兼班主任的经历,学子倒也不少,可是由于某种原因,我没能将这批学生送到毕业,就告别了校园。为此,我感到很内疚,不是一个好老师,此后,我在一些社交活动中,也拒绝过一些年青的朋友们“拜师”的要求,究其原因是:我这个人无德无才,不能向他们传授一些真才实学,善始善终的教他们如何做人,所以也就不能误人之弟。

    

  当然,我收“可人儿”为徒,确实是破例一次。这“师徒”名份的来历,这其中的奥秘,有侍我细细说明:我与“可人儿”相识,这是早几年的事了,却鲜为人知。那是我在《基地城市》玩“三打哈”游戏,因一次偶然的邂逅,就成了牌友。她有着电视剧《环珠格格》中“小燕子”的调皮、灵气、好奇等天性,也许她看中了我喜欢打牌和“策人”,非要拜我为师,但我却从没答应。此前,也曾也有一些朋友们要拜我为师,但我自感心虚,因为没有“方外一游神”兄弟的才华,难已服众。而凭我的直觉,她肯定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姑娘,果真如此,在一次视频中,我才看清她这一个长沙姑娘,生就一副小巧玲珑的样子,并不是我想像中的那个打牌里天真活泼的“可人儿”而挂上钩来。一张清秀可爱的脸上布满了腼腆、淡淡的忧容。

  

  在在次言谈中,才得知,这个姑娘正忍受着人生的三大不幸,她之所以上网打牌,也就是寻求一种精神刺激,来填补内心的空虚。据她所言:在她孩提时,她的家也曾经是长沙市最早的“暴发户”之一,精明强干的父亲曾在80年代初,就从事汽车长途运输生意,因而家业是搞的红红火火。可是正在他如日中天的时候,也就是她十六岁花季的年代,却因意外的一次车祸,导致了这个小康家庭的解体,为此,他的父亲就早早地到阴府领取了蓝本,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嗣后,母亲守孝一年后,她与小弟弟随母亲改嫁到XX,虽说继父对她们不薄,但她却从中再也找不到生父的影子,那种温馨的感觉再也是一去不复返了……。听她这么一说,也许出于长蜚对晚辈的关爱,我也就动了恻隐之心,默认了这个徒儿。以后,她曾多次对我说过:“师父,到长沙来,一定要看我哟。”我也对她承诺说:“好的,有机会,我一定看看你。”

  

  前年的阳春三月,我出差到了长沙,利用空隙的时间里,与网友们在一家歌厅唱歌。当时,我发了一条信息给她,旨在兑现我对她当初的承诺,更主要的是让她一颗孤独的心与大家融为一体,来分享一下网友们聚会的欢乐,也许当她认识这些朋友们后,或许对她以后有点帮助。可不巧的是,她正在湘潭做布匹生意,听说我来长沙后,欣然答应:“马上乘车来长沙与我会面。”我说:“你从湘潭来长沙到,天已太晚,怕不安全,就别来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很……”

  

  当晚,我与网友们尽兴的唱完最后一首歌离开歌厅,到了宾馆时,已快12点了。正当我要休息时,这时,“可人儿”却打来电话,她打‘的’已到了宾馆门前。我急忙下去接,见面后我打开话题目说:“这么晚了,你还来看我,真不好意思了。”她怯生生的说道:“师父,您来长沙出差,应该是是徒儿孝敬您,我却来晚了,打搅您休息时间了……”说着到了房间,我就倒了一杯水为她压惊。

  

  这时,我的随行(律师、法官)也尚未到家,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猜测,我们在房间呆了约5分钟,我就提出请她吃夜宵,顺便送她回家,地点也就是她的家所在区域——南门口。

  

  朋友们:这(南门口),一些老“长沙”人都知道,这是旧时长沙最热闹的地方。学生时代的毛润之就曾在这闹中取静,在这背外语而与斯咏的不期而遇,也成了“恰同学少年”电视剧中的一个闪光点。

  

  来到就在这个地方后。我与“可人儿”,只见烧烤店比比皆是,一阵阵香味扑鼻,来到一家店铺,这也离她家最近。些时夜色阑栅,灯火辉煌。我们“师徒俩各一瓶啤酒,一听饮料”,就扯起了家常话。而我更多的是关心她的婚姻大事,她少我儿子一岁,也正是谈婚论嫁的最佳年龄。

  

  言谈中,她说:“以前她也谈了几个男友,妈妈没同意,也就一一告吹了,现在有一个二手男人(有孩子)正在狂热的追求她,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出色,就是对她小气了,不能给她更多的空间……可能与他性格不合,正想与她分手,她要我为她参考。我也直言不讳的说道:如果他能给你幸福,在恋爱期间,是有一个磨合期,即使婚后,磕磕碰碰也难免的。只要彼此之间多点理解,多点信任,多点关爱,这也许会白头偕老……至于,在现实生活中,男女相爱之间,形同陌路人,那就要当断就断……

  

  这晚,我们聊了约一小时,见他虽然一路舟车劳累,但是还无疲备之意,为了安全起见,我叫店小二过来埋单,她迅速的掏出百元大币,但我执意我要请客时,她才罢休。分手后,当我目送着她的背影进入一憧漂亮的房子后,我才离去。

  虽然,这2年我们再没见面,但节假日,她经常有短信息发来。看来,我们这“准师徒”缘份均难已割舍,现在她又成熟了许多。现在她能到武汉发展自已的事业,我为她高兴,但我更关心的是,她能够找到爱的归宿。

  在八月桂花的季节 

  月光如水

  眺望着江城 

  那袭人的花香随南而去 

  飘浮在你的身边

  拂动你的秀美的长发   

  轻舞飞扬 

  佳期有约

  再聚时

  祝你身边

  伴有一个如意郎君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