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暖我先知

赤条条来人间——小哭, 光脱脱赴九泉——大笑

 
 
 

日志

 
 

^*)_(*^ 常宁工地见闻之五  

2007-08-13 19:21:03|  分类: 娱乐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_(*^ 常宁工地见闻之五
   
  我从事这建筑“安全”工作也是半路出家。不过,早在20多年前,我在一个工厂就是兼管安全保卫工作的干事、股长,也算有点基础。所谓“安全第一”、“安全出效益”等这些口号说来容易,可做起来就难。要想抓好安全,首先厂(商)家就要得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而这没有围墙的工厂(指建筑行业)则更是要害的地带之一。

  大凡进入建筑工地的人们,一般都会发现有戴红、黄、白等三色安全帽的员工。局外人也许不知,会提出这安全帽为何不统一色彩。其实戴这帽子很有讲究的,戴红帽子的一般是施工单位的管理人员;着黄帽子的一般是职工(民工);而头盔是白色的,则是监理公司的监理人员佩戴的。
  
  九:长话短说安全帽
  
  值此高温季节,天气炎热,一些民工就不太愿意戴安全帽。都想戴草帽子避暑。而按行规来讲:“进入施工现场必须佩戴安全帽”。如发现一次没戴,罚款50元,这是铁的纪律。自然这生杀大权就掌握在我的手中。但看着个别民工的偶然违规,我也不忍心的罚金,只是以仁治人。因为瞪眼睛、吹胡子、罚票子,也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所以,我也采取了一些迂回政策,也取得了一些效果。
  
  A:一次早上,烈日当空,工地在四楼捣砼时,随着搅拌机的嗡嗡声,巨大的塔吊吊着钢材时而从楼面凌空而来,大家都在忙忙碌碌,恰好我从脚手架下来,只见一个帅气的钢筋工正在弯着腰扎梁筋,安全帽子就甩在一旁,看着他黝黑的脸庞和流淌的汗珠子,我于心不忍的走了过去。这时,他看见我不好意思的赶紧摘下草帽子,拿起安全帽戴上。我就打趣的笑道:“别移花接木了,下次我给你送上一顶绿帽子戴,保证你不会中暑的......”此言一出,在场的几个民工都笑起来了,这个小伙子也冲了冲我笑起:“X工,你真会开玩笑,下次我一定不戴草帽子,也要争取戴上你这样的红帽子。”就这样,我也没罚他的钱,谈笑之间,使他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此后,我们还成了朋友。  
  
  B:有一个当地的电焊工,可能年龄比我大一点,他一到工地,先是戴草帽,后经我交涉,就戴上了安全帽,但我一不在时,他就马上换了草帽子。一天下午,被我逮个正着,我依然是面带微笑对他说:“你就个扒灰的老家伙,还要保持那好的容颜干啥,你的媳妇妹子不会嫌你黑的,你只要注意安全,多挣点钱买东西给孙子吃就可以了。”打这一次照面后,就现没看到他戴草帽子了。
 
  C:要想与民工融为一体,你就得贴近他们,他们也会以礼相待。早不久,在工地现场小憩时,一个中年民工从裤袋子掏出烤烟丝在卷烟吸,我看到后,就马上去忽悠,抢过他的烤烟袋,一声不吭地拿着卷烟纸,非常麻利的卷起了一技“喇叭筒”就抽起来,吐露出一连串的烟圈......他感叹的对我说道:“X工,你真没一点当官的架子,想不到你也会吸“喇叭筒”......

  凭心而论:我之所以在工地亲民,可能不是一个好‘官’,但也不是一个坏‘官’,只是混碗饭吃而已,但要想保住这个饭碗,我今后还必须得尽职尽责干好这项工作,但愿上天保佑我们这些兄弟们平安无事。

  十:亲情友情加热情
  
  入住常宁2个多月来,就好像呆了半年之久,我真的像漂泊异乡的游子。一次和朋友们打牌,我对朋友们自嘲是“盲流”,而有个妹妹却说要我将这“盲流”二字倒过来说:一语三关之意是流亡、牛氓、或者说“流氓”虽说是玩笑,但也是发人深思。
  
  常言说:“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对一个离乡背井的男人来讲,这白天好过,可一到夜幕降临时,就有点“寂寞难熬”的感觉了,特别是我这种守旧的人来说,戒赌已久,只好在网上打发时间了。以前在家时,我可在网上日均上网10小时左右,而现在常宁市上网吧,只能消磨2——3小时,有时晚上加班,就不能上。这样,我利用这短小的时间,根本无法去我喜爱的一些论坛与他们交流或回朋友们的帖子。在这里,我只能抱歉的向大家说一声,“对不起了!”
   
  我现租住的房子在市郊,离网吧约有10多分钟的路程,当我吃完饭和洗澡后,就要沿着这漆黑一团的新马路往街上走,两边都是田地,没有住宅,这儿还要经过一座坟山,并且深夜里还有大量地野狗出没,一般胆小的人晚上不敢贸然行走。早不久,一个晚上约11点多时,我刚出网吧,只见常宁市突然雷电交加,大雨滂沱。店家也纷纷关门了。而我一人还是形单影只的,冒着大雨走回来,到了宿舍,同事们的牌桌还没收场,都笑着对说:“X工,你又和哪个妹妹在网恋,搞到各(这)时才回来?”我笑着说:“我有这个贼心,但没这个贼胆呢......”
  
  虽说我远离家眷和亲友,不过,我这心爱的妻子几乎每天都在陪伴着我,每次在上下网路途中,她都是用电话在护送着我,夫妻之间的悄悄话也只常在旷无人烟的空间进行、在不断地升华着。
  
  另一次,我儿子因公,开车到常宁看我,临行时,硬要塞给我200元,并一再要我上网时,多喝水和饮料等等。此外,有时我一旦烦闷时,我也偶尔打打电话和发发信息与朋友们交流。总之,无论身在何处,我还是一个快乐的“老鸭子”。
   
  朋友们:这儿的人也客气,我所在的“星星网吧”的老板就是一个20左右的胖小子,对我非常热情。因这网吧简易,来往的客源相对较少,一般大早就关门了,可对我,却是“网开一面”。有一次,将近晚上11点了,网吧只剩下我一人了,他也来催促我下线,可他来到我的电脑前,却好奇的看到我还在网上用五笔快速的打着稿子,又仔细一瞧,我QQ上的好友有近200人,他不敢相信,惊讶地对我说:“叔叔,这是你儿子的QQ吧?”我笑着说:“是的,我是借他的QQ看看!......”偶后,他见我的文稿没写完,就再没加“催化剂”,而是友善地陪伴我写完才关门。这次他的室内几张灯,吊风扇的都是全打开着,全为我这个老网虫倒贴了。至此,我一来上网,他都是好客气的招呼着。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