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暖我先知

赤条条来人间——小哭, 光脱脱赴九泉——大笑

 
 
 

日志

 
 

*)_(*^状告法院要打枫律师(56)  

2007-07-18 16:47:06|  分类: 网友扫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_(*^状告法院要打枫律师(56)

  因工作需要,我与律师,法官打了近10年的交道,前后共打了8场官司,也曾在被告席上与原告唇枪舌剑在民事法庭上交锋过;还和法官,律师们周旋于一些楼堂馆所,并享受过“一条龙服务”。我的记录是7胜1败,可以这么说,胜率是比较高的,也算得上是一个“准律师”。这期间,特别是我和一位高级律师合作了一段时间,为了企业一个经济官司,从立案到执行到位,我们前后共花了3年多时间,终于为企业挽回了经济损失100多万,从中我也真正体会到律师即是一个崇高的职业,也是一个高消费的群体之一。一个律师的成功,必须要有渊搏的知识(社会关系学),善于钻空子,卖关子,拽裙子,数票子,碰杯子,没有这“五子登科”的本事,你不如趁早拧一个蛇皮袋子去捡可乐瓶子。

  在长沙,湘潭一带,只要是一提到XX律师事务所的“枫ey”大律师,司法界的圈内人士无不称赞他是一个真正的职业律师,同时又公认他是一个很有经验的“猾头律师”和远近闻名的大孝子。他现在是身兼3职(湘潭市高级律师,仲裁委员会首席仲裁员,市政府外事办法律顾问),另外,他还身居“点点之家”首席大律师的要职”,年收入达50万以上(保守数字)。今年,他在湘潭与长沙市接壤处购买了一憧豪宅,其富丽堂皇的气派令一些网友们个个咋舌。朋友们还记得今年“愚人节”之前,我被网友们带了一次笼子之事,这就是我的“兰花点点”妹妹与我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说她们几人流落在衡阳车站附近一家网吧,要我去接,害得我晚上12点多钟打‘的’过江,顶着朔风,在火车站附近折腾了1个多小时,共找了10多家网吧,也不见其踪影。哪知道,她和“浪花点点”夫妇、“愚溪宝贝”、“空山幽谷”、“五阿妹”等在“枫ey”的豪宅里,被他的“人头马”灌醉在他的豪宅席梦思上.....

  认识他已是2年前的事,首次聚会在长沙,小我一岁的他,看上去略比我高几公分,长得很酷,举止潇洒,难怪“五阿妹”经常对我说起“枫ey”的时候,是赞不绝口;“他是‘愚溪家族’最受宠的帅哥,他不仅能说会道,而且是很会做人,不象你这一个鸭子,到处东跑西颠,整天不务正业,呆在牌室里围着美女转。”我听了这话,心里大为不快,当时也反驳了她一句“律师律师,嘴巴两张皮,边讲边转移”,不过,有2次从细节看出来,他确实是一个对人体贴入微的好男人,不象我大大咧咧。例如,每次上车,他都是拉开车门,先让我们上车,然而,自已最后一个上车。以点全面,他确确实实是一个好男人,如果我来生变一个美女,我也是非他不嫁。

  我与他的交情甚笃,今年端午节那天,我与“空山幽谷”等网友聚会,他是专程风尘仆仆从湘潭市赶来,可见他和空山我们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可这2天,他惹恼了我。前天晚上,“小小狐仙”一副得意洋洋的来到我的牌室,开口就对我讲:“老鸭子,你的律师反水了,你的官司肯定打我不嬴的。”这时,“软中华”也在旁附合说:“我也不为你作证了。“搞得我一下是慌了神,牌没打完,我就立马赶到论坛,打开一看,果真一下目瞪口呆了,原来,一条触目惊心的文字展现在我的眼前:

                                     律 师 声 明 !!!

                本人在此郑重声明:老鸭与小小狐仙的争子之诉,本人未接受任

           何一方的委托,基地情缘复杂,无证据的案件,或者无胜诉把握的诉

           讼,本律师皆不立案和代理出庭诉讼。

                                          枫ey 

                                   2XXX年X月X日 21:17分 

  真没想到,上月22日我在论坛发了 ^*)_(*^ 慑人魂魄的小小狐仙 (五十二),原意是欲请他出山(请求法律援助,不收费)为我讨回徒儿。虽然我是先斩后奏,但凭良心讲,平时他不近美色的,却在开庭之前被这十分妖娆的狐仙迷住了,你也没想到,身为大律师,临阵脱逃,还居然接受被告人的性贿赂,真得是令人难以置信。我要是不念兄弟之情,假如到检察院起诉你,你身为司法人员,知法犯法,执法违法,岂不知罪加一等。倘若,检察院一旦受理,查证属实,你的高级律师证也会吊销的, 那就会坏了你的一世英名。所以,我在这,正告你“枫ey”大律师,凡事要三思而行,请你赶快收回成命,也就是说:“黄泥巴掉在裤档里,不是屎也是屎了”,不要因一美媚,而伤了我们兄弟之情。幸好,他昨晚来了基地,我们探讨了一下,但尚未达成共识,没办法,我只好今天发帖到论坛,以求朋友们和媒介声援我,但我还会给他留一条后路的。

  另外,我也批评一下空山贤弟,三国中刘皇叔曾讲过:“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衫”,你的风流成性,大哥可以容忍你,但是“枫ey”——“小小狐仙”以前是素不相识的,而最近来往频繁,打得十分火热,这中间你是起到了牵线搭桥和催化剂的作用,无形中陷害了我呀,现在你快点与“枫ey”联系一下,建议你俩人多多学习一下“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然后,再发表一个“律师重申”,否则,别讲我们兄弟反目成仇,割袍断义。哼:这个官司,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打下去,而且是这官司铁定要打赢,今年是“四五”普法的最后一年,也是全面总结验收年。这初院不行,我会上中院—>高院一路打去,同时,我还可以上人大常委会投诉。

     我的枫ey大律师,该清醒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