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暖我先知

赤条条来人间——小哭, 光脱脱赴九泉——大笑

 
 
 

日志

 
 

*)_(*^血浓于水之莲心漫语(55)  

2007-07-14 20:45:33|  分类: 网友扫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_(*^血浓于水之莲心漫语 (五十五)
  
  自我国上世纪80年代初,国家调整了对外开放策以来。而今遍布在海内外以及两岸三地的华裔、华人、华侨等爱国同胞们,都是纷纷踏入祖国各地,为祖国大陆投资,兴办实业,并促进了今天中华经济腾飞,真正体现出了血浓于水的中华炎黄子孙之情结。
  
  近年来,我在网上也结识了台、港、澳等同胞,但谈得深交的大概只能算是“莲心漫语”这个“黄埔”之后了。她也是国军在台的第三代后裔了。可是她却早已弃武从文,再也闻不到她爷爷身上当年的硝烟味了,而是一个可亲可爱可敬的大家闺秀。 
  
  我与她在“基地城市”认识较早,但交往不深,后来与她结成“忘年交”,全得益于“石头桥”这个兄弟。那是去年深秋的一个夜晚,窗外已是月上西梢,星光灿烂。这个“江湖骗子”在“酷格游戏城”的牌室里,对我神秘兮兮的笑道:“臭鸭子,我等一下向你引荐一位才华横溢的女诗人,你得好好善待她。”我漫不经心的答道:“好哇,是你的知已,我肯定不会亏待的.....就这样,我们一来一往,就实行了零距离对话。
  
  之后,我们交往密切了,先是在“基地城市”玩“拖拉机”游戏或在“酷格游戏城”玩“三打哈”。说句良心话,她的牌技我不太恭维,我学开“拖拉机”才1个多月的时间,水平却超出她一载,而且是独创了一种“鸭氏打法”,有时一俟半会合时,就会将敌手置于死地。所以她也喜欢和我配对打牌。其实打这种牌,也就是讲究配合默契,当然运气成份很重要。
 
  去年岁末,当“基地城市”的最后一张王牌“拖拉机”游戏也寿终正寝了。不得已,我和基地的部份妹妹们就“私奔”到“中国游戏中心”的新升级--->“多多益善”里落户,她也在之列。虽然我们在陌生的地域里,重起炉灶,可大家都玩得很开心,朋友们也都好喜欢这个活灵活现的“阿莲”姑娘。
  
  这半年来,我们几乎是形影不离。她每次与我打牌时,都会在QQ发一些中外名曲给我欣赏。久而久之,从言谈中,我才得知她祖籍是江浙人,父母是目前台胞来大陆最大的投资商之一。她本人现在上海开发一个项目。虽然我们政见不一,但我们从不谈国事......
  
  在与她交往中,她的国文功底雄厚,诗词皆能,可算得上是他们这一代人中的佼佼者,经常在牌室呤诗作对,有时还要“策”我几下,不得不让我刮目相看。为此,我也经常踩她的QQ空间,原因她是我见过的最好QQ空间之一,里面是图文并茂、丰富多彩,让人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早一阵,我就对她说:我将要推出我的“网友扫描(八十三)”,将是她粉墨登场了,她很高兴的说:“好哇,能成为你老鸭子的朋友,我很高兴。”当我言及要写真实的她时,她顿时花容失色,就沉默寡言了......
  
  而最近这段时间,没看到她现出现在网上了,“时尚飘逸”、“潇湘水云”和“风雪腊梅”等朋友们向我打听她的下落时,也真让我感到十分纳闷。我只知道上个月,她妈妈特地赴上海来看望她。为此,她也陪妈妈逛了几天超市,而母亲一走,她就近迫不急待的又和我们玩牌了。而这次她却突然神秘的失踪了,让我和她的朋友们感到迷惑不解。我莫不是碰到了她是一个女“特务”了吧,带着这个疑问,我再次踏入她的空间,不知何故,她去意早定,只见她上月22日留下了一篇《最后的漫语》:笔者特摘自点滴如下。
                 静静的我走了
                  就象昨天
                  悄悄的我
                 掠过你的眼梢
                   舍不得
                 带走一片云彩
                   更不敢
                 留下一声叹息
  
                  涓涓的山涧
                  缓缓地远去
                  它也舍不得
                 带走百灵的歌谣
                   ……
     
                   所以
                   我走了
                从此再没人动我的心弦
                  那根银丝
                 系在一场离乱里
                   缄默
               再没人赐我牵肠挂肚的期盼
                   我会将
                  所有的思念
                 万千的恩恩怨怨
                    锁进这
                    发烧的荧屏……

  看着她伤感的离去,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相信这是真的,以前她曾对我承诺过:如我重游上海时,她一定亲自驾车带我去兜风......
   
  这也许是她太绝情了,她没给我留下一个电话号码,没留下一张照片,只是用QQ的网名“鱼呤”在我的空间里,留下了她在去年圣诞节我写的^*)_(*^ 宝塔诗奉送 喜度圣诞节 一文中,她回了一首:
 
                       鸭
                                          老鸭
                                         嘎嘎叫
                                        贺圣诞到
                                       宝塔诗开道
                                     鸭蛋蛋中间跑
                                    鸭翅膀两边儿绕
                                   鸭脚掌啪哒啪哒敲
                                 祝福各位朋友圣诞好
                                嘎嘎声情真意切暖心房
                                 幸福的泪水溢满我们眼眶
                             洒落键盘将感激情向老鸭表
                            同祝愿共祈祷新年万事如意好
   
  这让我成了永久的记忆,我只能在心中祈祷:“小鱼,快回来朋友们中间来吧,老鸭子在等待第三次‘国共合作’呢!”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