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暖我先知

赤条条来人间——小哭, 光脱脱赴九泉——大笑

 
 
 

日志

 
 

^*)_(*^ 云中漫步观浅草探春(42)  

2007-02-27 14:01:18|  分类: 网友扫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_(*^ 云中漫步观浅草探春(42)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句俗语,在我的词典中,是至高名言,多年来一直是铬记在心,不敢越雷池半步。说实话,我在本单位或本市,在为人处世方面,可以说是一本正经;可一旦出门或出门在外,我也可以毫无顾忌地逢场作戏,信马由缰了。

  朋友们:继我上次在本“系列集”写过老乡“**桃花**”之后,许多朋友们都在关切地问我:“你还会写老乡吗?”我似笑非笑地答道:“人非草木,熟能无情”,当然要写,不过只是一个革命工作,不分先后而已。

  如今,“浅草探春”这个小家碧玉似的女士又将和大家见面了,这是一个非同寻常且又温柔的女人。我与她的相识,曾在前文^*)_(*^ 夏令营巧遇娇柳迎春 (三十) 已经有过阐述,故而,在这也就不再重复了。

  说来有趣:我与她同居一座千年古城。仅是一江之隔,也就像“牛郎”和“织女”一样,中间隔着一条天河。我住在雁峰寺下的湘江西岸,她住在东岸江畔,如果双方用高倍望远镜对视的话,我可以在清晨看着她在阳台上梳洗打扮;她也可以望着我在黄昏时,在窗前浇灌花木。

  她是一个从事金融界的一个白领。她的牌技我实在是不敢恭维,打“BSB”时,平时都是大姐“娇柳迎春”做她的后勤部长;我这成了她的出纳:我们经常在一起打牌,聊得也十分开心。她在基地的的朋友不多,屈指可数,也就是三五人。这与她的清纯,内向的性格有关。但在我所有的网友中,她可能是与我通话最频繁,时间最长的一个,(当然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话费不贵),我们除了在网上打牌聊天之外,还有时在工作和生活上相互咨询一些“难点”,“疑点”,“热点”。但我们好像在命中注定只能在网上做一个知已好友,而在现实生活中不能厮守相顾。

  说来也怪,我们认识也有几年了,虽为异性,却有一个共性,就是一般不愿意结交本地人。记得我和她,“娇柳迎春”等朋友们相识前半年中,她一直对我存有戒心,一般都是我和“娇柳迎春”聊得多,而她就好像闺房中的小姐似的,笑而不露,言而不多。生怕我这个“鸭子”引诱她上钩或将她拐卖掉似的。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交往多了,信任度增高了,特别是她听到我和“娇柳迎春”等朋友们在长沙聚会时的欢乐的情景时,她也感到非常有趣,后来,她不时地向“娇柳迎春”询问见网友的感觉如何。

  记得一次,她在长沙市郊学习时,因离市区较远,加之学习时间抓得紧。她生性胆小,又想看网友,又怕见,所以不敢出门。我见她这样,我就打了手机给长沙的“娇柳迎春”,当“娇柳迎春”等朋友们驱车到她学习地点看望她时,她竟激动的不敢讲话,也不敢正眼看人。最可笑的是满桌的美味佳肴,她也不知道吃了几道菜,当我打电话问她见网友,心里感觉如何时,她竟激动的语无伦次地对我说:“感觉太好了,她们太客气了,真不知道从何说起......”

  就这样,一种好奇心都驱使着我们彼此渴望一见,后来我们就有了2次见面,虽然是我们匆匆一见,没有坐下喝过茶;没有跳过舞;更没有吃过“肯特鸡”。但她窕迢的倩影,给我留下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印象,确实是别有风趣。那是在2005年的一个夏天,也是我市某一大超市开张不久。上午10许,我们相约在大厅见面,当时,我的心也像做“地下党”一样,生怕有人盯梢,不时地左顾右盼。终于,我在厅堂看到一个拿手机的妙龄女子,穿着一身十分可体的时装,婷婷玉立地站在柜台边上,我微笑着向她打了一句招呼,而她那犹抱瑟琶半遮面的体态,真像一个初恋的少女,眸子放射出一道含羞的目光,然后轻言细语的回道:“你就是老鸭吧”?

  我急忙说:“鄙人就是,没吓倒你吧”,一阵客套后,我本想邀她一道喝茶,可是她有事,执意要回家。于是,我们就沿着湘江堤岸,边走边聊,这世道也真怪,大凡一个男人陪着一个风姿焯约的女士在街上行走时,难免路上会招致一些行人投入羡慕的眼光,可能是心里障碍(本乡本土)的作怪,我却不敢正眼多看她几眼。反而显得有些拘谨,平时在网上潇洒自如的气质也就不翼而飞了。临近分手时,我目送着她轻盈的步伐走过我的家门时,心里不免有点名不可状的......不过,隔几分钟后,我马上打通了她的手机,这样反而比见面聊得开心和随意些。

  朋友们:世界上多种语言和词汇,真可谓是丰富多彩。但似乎太偏坦女人了,形容女人的温柔,贤惠,漂亮,可爱,清纯,成熟,婀娜,优雅,娇柔,妩媚,浪漫,热情,有风韵有气质,有魅力,有内涵等比比皆是。而“浅草探春”在我的印象中,她算不上是“时尚伊人”,她温顺,有内涵,类似《渴望》里的“刘慧芳”,是围墙内的那一种饱含着人生积淀的厚重,富有优雅的、自信的、有韵致的高贵美感,那种美是任何人不可抵挡的。对一般人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而家庭对她而言,相夫教子,孝敬父母是她的天职,也就是她终生都要厮守的最后阵地。我发自内心感叹道:她是一个比较完美的好女人!

  在她即将小别《基地城市》时,我仓促地写下这篇拙文,也算是我为她钱行的小礼吧。感谢生活的偶然,使我们相识;感谢缘份的必然,让我们成为朋友。但愿我们再一次走过冬季,如一株株小草,吻着2007年春天的到来。

               

             三湘名肴酱板鸭,敢挑幽州全聚德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