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暖我先知

赤条条来人间——小哭, 光脱脱赴九泉——大笑

 
 
 

日志

 
 

^*)_(*^ 魂牵梦萦才女空心人(39)  

2007-02-20 10:53:34|  分类: 网友扫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_(*^ 魂牵梦萦才女空心人(39)

 

  在《基地城市》的三年学徒期间,听过不少的诽闻,说来好笑,这座城市真是藏龙卧虎之地。美女们就和电视里播放的广告一样,时隐时现,令你目不暇接,就连我这个40好几的人也差点坠入这个情网之中,难已自拔。而且我自嘲是:暗恋+愚昧+无知,在我的这一生中是比较罕见的。有一个晚上,我连续上网了4个小时,感到比较疲惫,就早早已入睡了。恍惚中好象在与牌友们梦溪笔谈,突然从月宫中走出一个飘若如仙的女子,由远而近的向我缓缓走来。这时,我如醉如痴的看着她,只见她面如桃花,身如弱柳,柔情蜜意的对我说道:“鸭哥,不认得奴家了吗。”我迷迷糊糊的答道:“你是哪家仙女?”她含笑不露的说:我是“*****空心人”呀......。“这时,不知什么原因,我一下严重失控了,竟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此后......。醒来时,我好像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十字架,负疚的心态就一直折磨着我,就像一个青春期的男孩子一样,又不好意思对别人讲。一周后,我才忍不住地对我的“浪花点点”和“空山幽谷”兄弟提及此事,浪花笑着对我说:“看样子,我们鸭哥的第二春来到了……”;而空山则恬不知耻的对我说:“鸭兄,以后你再有这样的美梦预兆的话,就早点借给我,也让我风光一下啰”。

  究其根源,这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的缘故......此后,吓得“浪花点点”兄弟也不敢与她正面接触了(怕中邪);倒是“空山幽谷”艺高人胆大,一看到“*****空心人”,就总是姐姐前,姐姐后的与她纠缠不清。

  不过,这个“*****空心人”在《基地城市》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无论是论资排辈,色艺双全,她确确实实是一个顶尖的女士,假设在基地也搞一个“十大才女”的竟选活动的话,如果榜上没有她的芳名,我可断言,那将是非法的,就如”经济合同法“一样,是一个无效的合同。

  通过我这一次“梦魇”后,以后在与她的交往中,我始终与她保持一段距离,“若即若离”就成了我们之间的天然屏障,不是我不近美色,而是对她只是抱着高山仰止的视觉。

  朋友们有所不知,这“*****空心人”乃湘中娄底市人,又名“似一弯明月”、“黄昏后”等等。这座城市处于湘中腹地,花山横贯东西,涟水自西向东蜿蜒于市经湘乡市,湘潭县境注入湘江。本市又为湘中的交通枢纽,湘黔,娄邵两条铁路干线及黄娄,西恩等支线构成网络,公路四通八达。俗话说:“地灵出人杰”,她的家就住在新建的清平街XX号。

  我这个人由于天性好玩,湖南省的三湘四水大多涉足过,这惟一缺席的是这座小城,虽然对此感到十分陌生,但因她的名字在我脑海里时常出现,所以我才对这座城市有了重新的认识,我也期待着有那么一天,我们兄妹能一道领略市区观化门井,神童湾;去游览郊外风光秀丽的胜仙洞,水连洞,仙女寨,天皇寺遗址等。

  其实,我在这娄底市(含涟源市)我早已认识了“留水停云”(在长沙会晤过),“哼着小曲来打哈”(视频过)心里早有了一个谱,这2个DD MM我会在以后会详情报道。而我与她也曾感情笃厚,却只能在手机中才能听到她委婉动听的声音,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我只能凭我的想像力和她的有关资料向朋友们客观的报道一下: 

  在论坛上,她的文章主要是以诗文为主,类似古典诗词居多,闻到她浓浓的书卷味儿,用书香盈袖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客观的来说:“夜月幽莲”的诗富有青春性,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青苹果,想吃又觉得酸;而她的诗就富有挑逗性,就像一串熟透了的红葡萄,可以让你回味无穷,我这收藏了她的一些文集,如:
  
    踏莎行·惜春   文 / 黄昏后 

     栀子含苞,
柳条吐翠,
杏花丛里蝶成对。
画舫西畔久无声,
熏风掠过游人醉。

花竞当歌,
月残乃喟,
池中流水虚增岁。
莫将好景付韶年,
尘寰历尽当无悔。

  她的诗文达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意境,你若阅读她的“黄昏后”,就好象置身于那诗歌的海洋里 难怪基地的风流才子“逝者如牌”、“敲棋寻子路”等等,对这位女才子是大加赞颂。

  还有她的散文:“厉斯河畔的徘徊”发表后,我是百看不厌,特别是“第三回: 心中无怨,人间有情 ”描述的:......陌生人任由我痛哭,却趁此把我引到了远离河堤的街面上。他站在离我有一米多的地方,不语一声,直到我终于停止了抽泣。...... 大概看出了我眼神中的微妙变化,他朝前跨了一步,温和地说:“我送你回家。”我知道,这个在夜色中默默地关注了我一个多小时的陌生人的合理提议是无法拒绝的,于是轻轻地说了声“谢谢”,算是对他无私付出的一种信任和回报。直到我走进了单元的铁门,他才匆匆消失在夜幕中。那时,我才猛然发觉,自己忘了问他的名姓。这个无所图、不求报的陌生人,用他博大的爱,陪我安全走过了我一生中最大的一个误区...... 

  她笔下的这个陌生人写得栩栩如生,就好像是为我定做的。

  好了,朋友们,我不敢多写她了,怕“重温旧梦”...... 说起梦话来,怕爱妻拧耳朵。

 

               

三湘名肴酱板鸭,敢挑幽州全聚德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