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暖我先知

赤条条来人间——小哭, 光脱脱赴九泉——大笑

 
 
 

日志

 
 

^*)_(*^ 中游击水逢江村晚雪(35)  

2007-02-01 09:26:54|  分类: 长篇大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_(*^ 中游击水逢江村晚雪(35)

  这几天不知何故,我的手气不佳,在中游的“各显神通”区域打100的金币时,就好象碰到了魔咒一样,是逢赌必输,也恰似曾国藩的“湘军”初出道时一样的,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账户上已从开始的十多万金币输得我是只剩下一万多金币了,真让我烦得要死。想当年,我在《基地城市》三打哈的“打出鸭威,为国争光”的豪气,如今在中游已是荡然无存了,幸好一位湘潭女士“梦∞雨”无私地捐助了我五万金币,使得我能在“中游”下来喘息,也许正是应验这句老话“赌场失意,情场得意”吧。


  这一阵子,我分别在“酷格游戏城”和“中游”遇见了我在基地的三个老朋友,依次是“沁雪寒冰”、“紫蝴蝶”、“江村晚雪”等。大家久别重逢,当然使我兴奋不已,现在我已将“泌雪寒冰”拉到中游来了,并换了她新的马甲,叫“雨宇”,以后我将向诸位朋友们推出她的机灵、玩皮、聪慧等精彩景头;而“紫蝴蝶”也因此落户到了“酷格游戏城”,不久也将迁居到“中游”,只不过她目前最大的爱好是贴图。为此,我已将她送到“西湖天堂论坛”进修学习了,至于她的来龙去脉,我早已在网友系列集中写过“与丹顶鹤云风雨同舟 (十八)”,故此也不重复了。而今我要书就的就是这个周游大江南北的大才女“江村晚雪”。

  “七夕”前的几天,我在中游的“各显神通”区打金币时,突然从大厅发来一条信息“你是不是基地的酱板老鸭?”落款是“梦晓”。当时我觉得这名很陌生,但敢断言,她肯定是我以前的老朋友,所以我也毫不迟疑当即回信:“是本人、你是哪位朋友呀”,回言是“我是雪”,我当时想了想,我在基地认识了几个带“雪”字的网友,她是哪个呀,正当我纳闷儿时,容不得我想,我第一反应是:“你是不是江村晚雪?”,“正是。”就这样,我们彼此都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叹.....由于我们各自有事,没聊几句,我们就下了。

  
  要说我与她的相识,可以追溯到2003年的下半年,也几乎是我与“小白菜2002”、“菲菲09876”等朋友们认识的同时。有天晚上,我与她邂逅在《基地城市》的一个牌室,也许是我的这个名格外引人注目,她就主动和我打招呼说:“老板,你的鸭子卖多少钱一只?”,当时,因我忙于和观战的朋友们搭讪,也没及时回她的话。后来,朋友们走了,我才注意到她这个网名取得蛮有诗意,于是乎,我就与她攀谈起来......觉得她是一个知书达礼的人物。渐渐地我们只要一上网就在一起玩牌,她喜爱唐诗,尤其是特别钟爱雪。记得我们相识一周后,真正在一起玩是很开心的,确实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因为那时基地鼎盛之时,一点也不亚于现在的“中游”,晚了一点找一个牌室就进不了。有时各自朋友们来了,我们又不愿意分开。为此,为了日后聊天方便,我启用了我的第一个网上小妹妹“嗨嗨妹”送给我的一个马甲,即“南岳剑客”(知道的朋友们不多)和“江村晚雪”聊天,这样,我们就不受他人的“干扰”了,之后,我们俩人开了一间房,她也用了一个新网名叫“雪中雪”,由此我们连续聊了三个晚上到深夜零晨3点,不知困倦,主要话题还是离不开雪,因为我更喜欢的是一代伟人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和“飞雪送春到.....”等等。


  在牌室,我们天南海北的侃了很久,但我们相互之间也搞了不少文字游戏。今天,我查了一下我与网友们当年的保存资料时,而与她在2003年8月17日晚在基地有过这样的记载:当时我们以文字彼此对策俩人的嵌字联,重温一下,也蛮有趣的,现公示如下:

  南岳剑客(一)                雪中雪 (二) 

  江夜孤舟入               独上南山思渺然

  村柳已寂然               月光映岳水如天

  晚风独自吟               同是林中舞剑人 

  雪君应未眠               客人依稀似去年

    之后,我也了解到她是湖南省某厅的一位干部,经常出差在外,偶尔在工作紧张之余时,上网时放松一下神经。她的网友并不多,但有一个贴身“保镖”叫“******666”,在我未出现在她的脑海之前,他俩在基地是一对黄金搭档。这个“******666”(看过他的照片)系上海人,性格是温文尔雅,打牌却刁钻古怪,就像现在的“浪花点点”,仿佛天生就是我的克星。我与之厮杀时,往往是十打九输。但我们三人在基地合作的是很愉快的。这一年的中秋佳节,我们就在一个牌室是边打牌边赏月,当时欢乐的场景,至今回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的。


  虽然,我与“江村晚雪”女士交往不错,但我们之间还从来没见过面;没有通过电话;就像我和“梅花点点”等妹妹一样,在网上我们是好兄妹,但在网下却是陌路人了。曾记否,有一次她突然神秘地失踪了,我也顿感奇怪,好象身上掉了一样东西似的,打牌是心不在焉,于是就向“******666”打听,方知她是到西藏出差了,一周后,但她安然无恙的回到了基地时,我笑她是世界上最高的女人,看不起我们这平民百姓了。她笑嘻嘻的说道:“我怎么是最高的人呀......?”,我打趣道:喜马拉雅山是世界上最高的,你到了此地,肯定就是最高的人呀.....”到了2004年,她与“******666”突然不辞而别来到了中游,偶尔到了基地,因我们都不湊巧,就很难碰到在一起玩牌了,这几年在QQ上虽然都留给了对方,但我这人天性好玩,只是和“******666”兄弟通了一次电话,以后就慢慢中断了联系。


  昨晚8点左右,我想再到“各显神通”玩牌,可这是中游的高峰期,玩客是人满为患,而我们这非会员却老是进不了。无奈何,我只好到“招财进宝”玩,以为到这没有朋友们在,我可安营扎寨的好好的抢点粮草来补偿一下。但没想到是,一进了这个地盘,就看到她和我另一个朋友“淘气调皮”(晓静)也进入了这个赌场。就这样山不转水转,我们又相逢了,于是乎我立即开了房间,邀请了俩入室切磋。期间,我们三人不由自主的聊了当年的基地,不免都有点伤感,但我问及她何时离开基地时,还记得哪些朋友们时,她爽朗地对我说道:“她是2004年和“******666”来到中游玩,就没涉足基地了,以前的朋友们只记得我,还有一个“山妹”了。虽然是几句话,也让我足以欣喜若狂,她还记得我这个臭名远扬的老鸭子,正如“淘气调皮”(晓静)所言,她让我高兴了一番。


  朋友们:我之所以为何坚持用“酱板老鸭”这个名穿梭在几个游戏城,就是想重温当年《基地城市》的美梦,当今是构筑和谐社会和做文明公民,在网络这个虚拟的社会里,大家能开开心心的玩,痛痛快快的聊,这才是笔者的初衷,这几个月来,我在中游遇到了10多个老基地,大家见面后无不感慨万分,分手后纷纷表示,以后还是要多多联系一下。前天,但我一上“E话通”时,就有俩个外省朋友们认出我来了,她们说:“酱板老鸭,久不露面,可千万别丢掉我们这些老朋友们了,要常来玩哟,此情此景,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湿润了.....在这篇文即将结束时,我盼望着今后能寻到更多的类似“江村晚雪”的这些老朋友们。

 

                酱板老鸭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