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暖我先知

赤条条来人间——小哭, 光脱脱赴九泉——大笑

 
 
 

日志

 
 

^*)_(*^情与欲 伦理篇连载(18)   

2006-11-28 22:42:15|  分类: 长篇大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_(*^情与欲 伦理篇连载(18)

 

  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有些人在风口浪尖里升华;有些人被潮水冲落而沉沦;还有些人随波逐浪而茫茫然。正当薛皑官运亨通、春风得意时,这时,好像上帝对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一个电话、一次商机、一个幽会、促使薛皑放弃了官位,他毅然下海了,而且是呛了不少海水。 

    这天上午,他正在办公室审阅材料,嘟、嘟、嘟,一阵急促地电话铃声打到了办公室,薛皑立刻放下钢笔,拿起话筒就听到对方传来悦耳的女中音。 

    “喔,你好,请问你这是薛主任办公室吗?”

    “嗯,你好,在下就是,你是哪位,找我有何事。”

    “呵呵,当了几天主任,就官气十足了,不认得老朋友了,我是谢兰英呀。”

    “哦,是你这个堂堂的谢大经理,失敬!失敬!你在哪儿,有事吗?”

    “我现在深圳的芙蓉宾馆,正在办理退房手续,今晚我将12点左右抵达春江市,你能来接我吗?”

    在电话交谈中,薛皑不失幽默的回道:“是那种风将你吹回来哟,荣归故里,大驾光临,刁民我岂敢不相迎,罪过,罪过..... ”

    “好了,不开玩笑了,我这次回来,是有事找你相助,见面再谈,我坐的是XX次特快,拜拜!”说着就 挂了电话。 

    薛皑这时若有所思的放下话筒,只觉得脑子像一头雾水,摸不着北。自从转业以来,为了事业,他競競业业,为了振兴星光低压电器厂,几年来,耗费了自已不少心血和精力。自从分到房子和父母分开住时,诗雨就更加忙忙碌碌,可她毫无怨言,总是义无反顾的支持他的工作,他暗自庆幸找了这样一个好妻子,是前世修来的福。虽然,儿子上学了,幸亏有奶奶和爷爷在管,可是他又有一点耽心,因为母亲总是将他当做掌上明珠似的...... 

    吱吱,虚掩的办公室门被打开了,只听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进来:“薛主任,你好?”

    薛皑客气的回道:“你好,有何事。”突然一看来人,只见眼前这位女子生得长面修身,婷婷玉立,眉心有一颗美人痔,好像很面熟的,但一下想不出来。

    “嘻嘻,老同学,不记得了吧,当年我们在学校宣传队还同台演出过革命样板戏“白毛女”呢,你呀,真是贵人多健忘。”

    薛皑:“哦,你是王岚,分别10多年了,中学毕业后,你就失踪了,我曾经向胡悦打听你的下落,他讲你搬家了。”

    王岚激动的说:“你也就不是渺无音信了,我是最近看本市新闻的系列报道:《垦荒牛的风采》,才得知你的二、三事。你真了不起,当年的“大春”现在是春江市响当当的知名人物了。有次,我打电话到你们厂里找你,结果,回话说你已荣调到市经委来了。”

    薛皑笑呵呵道:“来了半年了,现在工作比以前轻松多了,这企业“一把手”不好当呀。” 

    “还记得我们是同班同学同排座吗,当年你那桌子上刻的一道“三八钱,”至今我还觉得有味。不过,虽然你画了一条壕沟,但有一次,我无意中侵犯了你的领土,墨水瓶倒了,墨汁流在你的桌面上,我当时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后排的胡悦用脚踢了你一下,你若无其事的反脸看了他一下,并没对我实施报复,反而用作业纸纸擦了擦,继续听课了,这件事真间我感动不已。”

    “哈哈,你还记得那么清楚,那个年代,哪张桌面上不是有呀,男女界线是分得好清的。”

    “可是我们在排练革命样板戏“白毛女”时,你倒没分男女界线了。”

    “那时在火红的年代里,我们这些红卫兵都是带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的心情在演,哪里还顾得上男女界线了.....”

    薛皑突然关切的问道:“喜儿呀,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总不会为红头绳来的吧?”

    王岚笑吟吟道:“正是,正是,找你这个老同学帮忙来了。”

    “什么事?”

    “我以前的单位,现在效益不太好了。我就打开窗子说亮话吧,找你帮忙调个单位,工作稍微轻松点,不上三班就可以了。”

    薛皑略有为难的对她说:“我刚来这不久,对下属单位还不太熟悉,不过,老同学来了,这个忙我一定要帮。你到我原来的工厂去干吧,等有机会时,再作安排吧,好不好。”

    王岚高兴的满口应承:“好,还是同学好办事。”

    薛皑说完后,拿起话筒就挂通星光低压电器厂雷厂长的电话:“喂,雷厂长吗,我是薛皑,有件事想请你帮一下忙。”

  “您好,有何事尽管吩咐。”

  “我有一个老同学,是一个女士,想调你厂里来,你看行不行。”

    对方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好哇,老领导,没问题的,让她到办公室搞内勤好不好?”

    “好,多谢了。”

    “别客气,叫她明天到厂劳资科办手续。”

    “好的,再见。”薛皑放下话筒后,逗趣的对王岚说:“终于完成了你赋予我的光荣任务。”

    王岚感激的目光向他投入一丝的微笑:“真的麻烦你了,谢谢你了,老同学。”然后伸出她的钎钎玉指走向前去,紧紧的握了一下他的大手说:“以后,我会感谢你的,老同学,不打搅你办公了,我得走了。”

    薛皑:“别客气,没事的,你赶紧去办吧,我不远送了。”

    他目送着她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出了办公室......   

     
待续:

 

               酱板老鸭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